三国杀边锋
您的位置: 首頁 > 參展企業品牌展示 > 正文

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大美武夷

文/攝影  胡國欽

“天人和諧”看武夷
    巍立于我同東南、臺灣海峽兩岸、福建西北部的“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武夷山”,東經117°24 '12”~118°02'50”,北緯27°32'36”-27°55'15”總面積達999.75平方千米。在中國的世界雙遺產地之中,不僅面積最大,而且人文和自然景觀繁多,聲名遠播。
    看,那廣袤天地問的藍天、云海、丹山、碧水、峻峰、裂谷和接天的林濤;那山水景觀中的懸棺、王城、精舍、書屋、古剎、教堂和千古茶園,到處是一派人與自然和諧的景象。
    那存36峰中,流淌著一條九曲清溪的武夷山風景區,是座“有聲欲靜三三水、無勢不奇六六峰”的天下奇觀,存我國十打名山中,榜上有名。它是造化在世上最具創意的自然山水杰作之一,被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稱為“罕見的自然美地帶”,而九曲溪,也因其曲曲山水俱佳,彎彎風韻廻異,被人們譽為中國最美的溪流。
    那簇擁著一百多座千米以上高峰和數十條千米以下深谷的武夷山自然保護區、群峰巍峨、幽峽深邃,氣候濕潤、水量豐沛,林海遍布、古木參天,生物繁豐,物種多樣,為“世界尚存的珍稀或瀕危生物的柄息地;”它更是我國僅有的既是“世界雙遺產地”又是“全球人與生物圈自然保護區”的多重世界品牌的全球生物之窗。真是“中國絕無僅有,世界難見其雙。”
    那靜立在五l溪畔的“武夷精舍”,是宋代我國后孔子時代朱熹新儒學的搖籃朱熹在武夷山完成的《四書集注》,把千百年米儒家學說條理化、系統化、理論化,把儒家學說廣傳給國人,傳播給世界。朱熹還足繼老、莊“天人合一”的自然哲學,主張“天人一理”的偉大白然哲學家。武夷山被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稱為“具有特殊普遍意義的傳統思想的發源地之一”,真是當之無愧。
    那靜臥在武夷山風景區南麓、崇陽溪兩畔的兩漢閩越王城,被稱為“江南第一古城”,有“東方龐貝”之譽,是武夷山已消失的秦漢文明的歷史見證。
    那懸架云岸的船棺仙舟,已沉睡了近4000年在懸棺史上,武夷山被學術界確認為世界懸棺的發祥地;武夷山人,用“千載儒釋道,萬古山水茶”作為武夷山旅游品牌的廣告詞千百年米,三教同山,和而不同,足武夷山宗教文化的一大特點,而那與萬古山水共存的茶文化,更令人稱頌。武夷山的大紅袍巖茶,過去曾為“御茶貢品”,后來又被英國皇家所贊賞,而現在更是香飄四海,暢銷五洲。武夷山為人類奉獻出品質最佳的綠色奇茗。
    10年前,就足1999年12月1日,武夷山被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批準列入《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名錄》。l0年米,武夷山人,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樣深深眷戀著這方山水圣地,千方百計地呵護著這份人類的寶貴遺產。現在的武夷山,更是四海賓朋,接踵而至,五洲勝友,絡繹如云;竹筏魚貫,棹歌陣陣,茶香彌漫,沁人心脾。
    這是一方“人與自然”和諧交響的世界遺產地。
    說到“人與自然”的關系,由于地球日益升溫,冰川迅速消融,人類的生存環境惡化加劇,目前,它已是擺在人類面前的重大課題。
    人類對“人與自然”關系的看法,中國古典哲學,稱為“天人觀”。天,指大自然、宇宙或世界。“天人觀”,實指人們對大自然、寧宙或世界的觀點,簡稱為自然觀,寧宙觀或世界觀。
    西方古典哲學,更重視主客體關系的哲學架構。在人與自然關系中,追求主客體“沖突”,在主客體沖突中,營造主體力量的飆升,表觀人類“主宰自然”“人定勝天”的主體地位它屬于“天人兩分”“二元對立”的二元論宇宙觀。在這種觀念指導下,人類雖創造了工業文明,但由于對自然資源的過分掠奪,對自然環境的恣肆破壞,已造成對人類生存搖籃——地球村致命的威脅一。
    東方的觀點,與西方截然不同。“主張‘天人合一’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一致、是中國古代哲學的主要基調”(《中華思想大辭典》)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主張“人法自然”,以自然為師莊子曰:“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莊子《齊物論》),主張“天人一體”,人類與大自然同一。老莊哲學,以大自然為思辨對象、屬自然哲學范疇,中國的自然哲學,到了宋代,長期居住在武夷山的一代哲人朱熹、集儒釋道的自然哲學觀之大成、創造性地提出了“天人一物,內外一理”的主張,和“窮理”“格物致知”的方法論,把傳統的“天人觀”提升到“理”的高度,不僅強調理性思維,還指出探求方法。
    從老子的“道”,到朱子的“理”,其實質是指白然規律、字宙真理。這表現了他們對認識白然規律,追求宇宙真理的探索精神東方的“'天人觀”,屬“天人一體”‘天人一理”的一元論寧宙觀。在這種觀念指導l下,人們與自然和諧同處,理性地“認識自我”,合理地“利用自然”,把人類文明推向持續發展的新階段。
    武夷山,作為集我國古文化之大成的偉大哲學家朱熹的活動圣地,更以白身“人與白然”和諧相處的綽約風姿,走進了現代文明和世界大家庭,成為“世界環境保護的典范”(剛特麗.巴爾科語)。打開世界地圖,請看世界上與武夷山同緯度的地方,大都沙化、荒漠化、草化,而武夷山卻還保存著最典型、最完整、規模最大的中亞熱帶森林生態系統,武夷山依舊保持著雨量豐沛、氣候濕潤,千峰競秀、萬壑爭流、林木蔥郁、生物多樣的生態環境。這是武夷山人繼承我國古代“天人合一”“天人一理”傳統觀念,正確處理人與自然關系的一個典范。
    當今,社會主義中國,提出“和諧”理念,在中國構建“和諧社會”,在國際上構建”和諧世界”,提倡”人與自然和諧”。它,無論對中國、對世界,還是對人類處理好人與自然的關系,都有著深遠的影響。
    武夷山,是“天人和諧”的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地。

山丹水碧:“山奇水曲”的天地大美
    “碧水丹山”,是1600年前,南朝以“妙筆生花”著稱的文學家江淹,對武夷山水的概括和盛贊。
    武夷山,屬丹霞地貌在我國數以百計的丹霞地貌山系中,它屬發育最健全、最典型、名氣最大的山脈
    東方的山水文化,崇尚風景名勝的山水兼美、山奇水曲、山迎水接、剛柔相濟。武夷山水,在一方有36座奇峰巍立的群峰中,一條九曲溪流,蜿蜒逶迤,奪路而出。真是“六六奇峰翠插天,三三秀水清如玉”。武夷山水,山光水色,如畫如詩,是大自然在地球上最具創意的山水杰作。其唯一性、不可重復性、無法再生性,是武夷山自然美的一大特性。
    武夷山水,山清水秀、山丹水碧36奇峰,峰峰獨具個性,有的像雄鷹,展翅欲飛志凌云;有的像駿馬,春風得意馬蹄疾;有的如大象,兩辭恒河戀九曲;有的如駱駝,飲馬九曲忘歸程;有的似女神,云中美神霧中仙:有的似大王,頂天立地氣勢雄更有萬仞垂帛的曬布巖、雄獅騰躍的上水獅、烏賊上岸的目魚石、雙燕比翼的燕子峰、水天一色的水光石、詩書石刻集萃的題詩巖。而三三九曲水,九曲十八彎,曲曲彎得別致,彎彎曲得出奇,每一處彎曲。都是一個獨特的單元,每一處彎曲都是個獨立的樂段,九個樂段,構成了武夷山“天人和諧”交響曲的華彩樂章。難怪一代偉大哲人朱熹的《九曲棹歌》對武夷山九曲水的每一曲,都有動人的描繪和詩情的寄發,而日引來了歷代無數文人墨客爭相唱和。
    九曲溪,還因巍立于一曲溪口的大王峰和二曲對岸玉女峰的神秀造型,激活了人們豐富的審美聯想,于是流傳著“玉女與大王”的神話傳說,創造了一種既是具象的,又是想像的;既是真實的,又是夢幻的;既是人間的,又是天上的審美距離,令人心曠神怡,浮想聯翩。
天地大美者,“人與自然”和諧之美也!

真愛亙古:“天人聯姻”的愛情傳說
    武夷山,不僅是座山水名山,在神話傳說中,還是座充滿激情的愛情圣山。
    在九曲溪的二曲西畔,亭亭玉立的玉女峰,氣度雍容、神姿仙態,是武夷山“天人聯姻”的主人公。相傳玉女是天女的化身,像古希臘神話一樣,它是女性奇峰中的“維納斯”,是美神和愛神的象征。巍立于九曲溪中一曲溪東的大王峰,雄健威武、頂天立地、萬難不劫、具“王者威儀”,是戰勝洪荒、構建武夷山水的武夷山人的典型形象。
    大自然以其神似的造型,激活人們的豐富聯想;相傳玉女峰,原是玉皇大帝之女的化身,玉女在一次出游時被武夷山的帥小伙——大王率領山民戰洪荒的精神所感動,便決心下凡同大王共建人間的美好家同。到人間后,被鐵板怪發現,并稟告玉皇。_玉皇盛怒之下,下令追回玉女。在危難關頭,玉女表達了“寧死不回”的意愿,丁是同大王一道被點化成石,巍立成峰,分立丁九曲溪兩側。鐵板怪也不例外,被點化成嶂,立于大王峰西側,用自己丑陋的身軀遮擋住大王和玉女的視線,使他們每年只能在“七夕”這天,通過“鏡臺”隔河相望。
    這仿佛是講述天上銀河系中那“牛郎與織女”的故事;
    這仿佛是莎士比亞筆下的“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劇作;
    這仿佛是古希臘“宙斯與女神”的神話;
    這宛如我國“梁山泊與祝英臺”的民問傳說
    莎翁寫的是人間的愛情悲劇,古希臘神話說的是天上的愛情傳奇;“牛郎與織女”從地上說到天上,“玉女與大王”卻是從天上說到人間,立足人間,突出本土,構思獨特,而結尾更加令人回味。它與“梁祝”“化蝶雙飛”的結局不同,而是被“點化成峰…’奇峰雙立”。創造了一種“江山美人共一體,真摯愛情萬古存”的審美意象,意味深長。
森林天國:“自然永續”的生態典范。
    武夷山不僅是“世界雙遺產地”,還是“全球人與生物圈自然保護區”。它是我國東南的綠色金庫,是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關鍵地區。
    武夷山的林海,主要匯集在西部,面積達565.00平方千米的自然保護區中。那里高山巍峨、峽谷深邃,有著l00多座高達千米以上的大山和數十條千米以下的深山峽谷,保存著世界同緯度而積最大、最典型、最完整的中亞熱帶原生態森林系統其物種繁多、生態多樣、被專家稱為“世界生物之窗”。
    那“黃崗降勢走飛龍,郁郁蒼蒼氣象雄”的武夷山主峰,是華東大陸的屋脊。山中依次排 列著峰巔磊石、中山草甸、矮曲林、針葉林、針闊混交林、常綠闊葉林、毛竹林的垂直帶譜。
    那高掛于先鋒嶺中的掛墩,分上掛、中掛和下掛,是“研究亞洲兩棲動物”的圣地;那林海騰波的大竹嵐,昆蟲種屬繁多,是“昆蟲的世界”
    早在19世紀,這里就有了法國、英國、美國、德國學者的足跡,這里成為“世界生物模式標本的產地”。保護區內,發現的動植物新種的模式標本達1000多種。解放前,外圍人從保護區中采集去的生物標木達數百萬號。這里還是“鳥的天堂”“蛇的王國”“珍稀瀕危生物的避難所”。
    1823年,法蘭西神父在掛墩建的天主教堂,因失火,目前只留下地基。后來在桐木村依舊留下了他們重建的天主教堂以及大鐘的身影
    位于武夷山風景區和自然保護區間的武夷山國家深林公園,山奇水美、森林茂密、流泉飛瀑、千姿百態,集森林、峽谷、溪流、飛瀑、漂流之盛,其負氧離子極為豐富,有天然氧吧之稱。它是人們親近自然、享受自然、與自然和諧相處生命體驗的最佳去處。
    武夷山世界雙遺產地,其西部的自然保護區,在565.00多平方千米的巍巍群峰、滔滔林海當中,保存著290.00多平方千米未開發過的原始植被,為武夷山生物繁衍、自然永續,提供了可靠的物質保障。

名山圣哲:“天人一理”的朱子哲學
    武夷山,不僅是座山水名山、生態名山、歷史文化名山,還是座“鐘靈秀出哲人”的思想文化名山。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確認它為“具有特殊普遍意義的傳統思想的發源地之一”。
    “東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國古文化,泰山與武夷”這是我同著名學者蔡尚思對武夷山的評價。
    800多年前,武夷山是我國繼孔子之后,著名的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朱熹創建的朱子哲學的搖籃。朱熹在武夷山為學、研讀、著述、講學前后達50多年之久,著作70多部、460多卷。他研究的范圍甚廣,對諸子百家、尤其孔孟典籍,程朱理學,佛老禪道,天文地理,詩書六藝,無不探研;他視野極其開闊,理氣心性論、宇宙論、格物致知論、圣人難為論、天理人欲論、道心人心論、乃至禪學、經學、史學、文學、雜學都有著述。而《四書集注》則是他集儒家大成的代表作。朱熹著作之多,涉獵范圍之廣、在我國歷史上,恐怕沒有—位哲學家能望其項背。
    朱熹的思想文化體系,成為繼孔子之后,東方思想文化體系的代表。還應強調,朱熹把老子、莊子“天人合一”的自然哲學觀,提到了“天人一理”的理性高度,他所主張的“窮理”“格物致知”,表現了他探索自然規律、追求真理的唯物精神。朱熹是我國繼老、莊之后的東方偉大的自然哲學家。
    朱熹在武夷山前后生活了50多年,他在武夷山和建陽的五夫故里,留下了眾多的史跡,成為后人研究朱熹的珍貴遺存。
詩性人文:華夏文明的繼往開來
    武夷山,雖地偏中華大地的東南,但是武夷山文化,在華夏文明史中,卻留下了濃墨重彩、熠熠生輝的一頁。
    武夷山的文明,溯源于夏代在距今4000年前的夏商時期,武夷山就是古閩人的活動舞臺。
    3800年前,懸掛在武夷山摩崖絕壁中的架壑船棺,引起了中外學者的濃厚興趣。武夷山被學術界確認為中外懸棺墓葬的發祥地。后來,懸棺文化傳播到我國江南10多個省份、乃至東南亞各國。
    2000多年前,武夷山曾是西漢閩越王的都城。上世紀80年代,被稱為“江南考古第一城”的漢城遺址的發現,為武夷山消失的歷史文明提供了有力的見證。它是研究古閩文化的一把鑰匙。那展現了漢代閩越宮苑建筑風采的“閩越王城博物館”,典藏豐富,為我們了解武夷山的西漢遺存、秦漢文明,提供了第一手史料。
    “千載儒釋道”。儒釋道三教在武夷山并生共存,和而不同,構成了武夷山宗教文化的一大特色。儒教傳入武夷,始于南朝顧野王,到了宋代,朱熹加以創造性地發展,達到了鼎盛。佛教在武夷山的傳播始于唐代,扣冰古佛,以他宏博的禪學造詣,名聞遐邇。道教方面,漢代,就已有在幔亭峰祭祀武夷君的記載,在五代十國時,武夷山就已列入道教36洞天。千百年來,武夷山一直是“儒釋道”和諧共存的宗教名山。
    “萬古山水茶”,在武夷山水的培育下,這里的茶文化,源遠流長,名聞中外。武夷山是烏龍茶的發源地,紅茶的鼻祖那久負盛名的“大紅泡”巖茶,歷史上曾是“御茶貢品”;那蜚聲中外的“正山小種”紅茶早在數百年前就為英國皇家所青睞。這此名茶現在更是香飄四海,暢銷五洲。
    千百年來,被稱為“巖上詩”的摩崖題刻文化;首唱自朱熹,有眾多名人唱和的棹歌文化;以城村、卜梅、曹墩為代表的武夷山古民居文化;以武夷山莊為代表的旅游建筑文化,穿越時間隧道,承前啟后,走到今天,又走向未來。

“終極關懷”說武夷
    縱觀人類文明發展史,是一部人與自然關系史,是一部人對自然“終極關懷”的思辨史。
    “終極關懷”,在哲人書中:“終極即最后”“它既是始又是終”“它是存在的本原,屬于本體論的范疇”。而“關懷即是關心,關注的意思”。在自然哲學中,終極關懷,是指人對人類生命之源——大自然的過去、現在和將來發展前景的哲理思辨和關注情懷,是人類對于“人與自然”關系的哲學叩問。
    走進21世紀、人類對所走過的歷史進行深刻的反思。尤其是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不僅數以千萬計的人群慘遭殺戮,就是地球村也被摧殘得滿目瘡痍,尤其自然生態遭遇到無法挽回的損失。加上第二浪潮,工業化時代,人類對自然資源的欲望飚升,寶貴的森林被人為濫伐、植被遭破壞、水土流失、一氧化碳排放量日增、冰川迅速消融、地球村變暖、大地荒漠化嚴重、于是“人對自然的終極關懷”正擺在人類的面前。
    正當生態危機嚴重地威脅著地球村時,武夷山作為“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地”全球人與生物圈自然保護區,”其生態環境卻依然葆其美妙的青春,實屬難能可貴。除自然條件因素之外,這不能不說,它和我國傳統的老、莊的“天人合一”和朱子的“天人一理”的自然哲學觀息息相關。
    朱子不僅是位自然哲學家,還是位人與自然和諧關系的實踐者在他的家鄉——五夫鎮的朱子故里,還保存著一片長達千年,相傳是朱熹親自栽種的紅豆樹和其他茂密的林木。那粗壯的紅豆樹,挺拔高大、林相極佳,彌足珍貴。而朱熹親自選址構筑的“武夷精舍,位于武夷山的五曲溪畔,更是山丹水碧、樹林繁茂、紅梅爭妍、綠竹聳翠,保持著很好的生態環境。
    千百年米,勤勞智慧的武夷山人,秉承著先輩熱愛自然,道法自然,用理性態度善待自然的文化傳統,在處理武夷山“人與自然”的關系中,注意了“和諧“圓融的關系,因此,盡管歷盡滄桑歲月,經受坎坷曲折,其生態環境卻沒有慘遭破壞。
    更深值慶幸的是,1979年4月,正值我國改革開放的第一個春天,福建省武夷山自然保護區成立了,。在鄧小平同志的關懷下,1979年7月3日,經國務院批復,武夷山成為我國首批國家級的自然保護區。從此,武夷山自然生態的保護工作,獲得省保護區和國家保護區的雙重組織保證。記得改革開放初期,就是上世紀的80年代初,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的項南同志,在武夷山視察時,看到武夷山的植被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在大王峰下,他風趣地說,不要再讓“大王”穿短褲衩了,溪旁可遍植毛竹,讓大王和玉女披上綠色的盛裝。省委書記形象的話語,銘記在人們的心中。
武夷山人民,經過改革升放20年的勵精圖治,奮發圖強,終于使武夷山于1999年12月1日,被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批準列入《 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名錄》。改革開放30年來,列人“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的10年來,特別在當前建設“和諧海西”強大動力推動下,武夷山全區999.75平方千米土地,擁有565.00多平方千米的林海,并使它們得到很好的保護。它是地球同緯度中面積最大、最典型、保存最為完整的中亞熱帶原生態森林系統;而其中有著290 00平方千米未受人為干擾的原生態林區,卻是武夷山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證。據最新統計,武夷山國家自然保護區.森林覆蓋率已96.3%,它不僅在全國,就是在地球利里,也是數一數二的。
    愿武夷山,成為“人與自然和諧發展”——“天人和諧”“自然永續”的世界名山。  
    愿武夷山,作為人類對自然終極關懷的榜樣,為人類社會的文明發展,做出更大貢獻。

展會贊助單位/戰略合作伙伴  Exhibition sponsor / strategic partner更多 >  

關閉
關閉
版權所有Copyright © 中國世界遺產主題文化博覽會 閩ICP備10012700號  技術支持:一九互動
三国杀边锋